2014年05月21日

确保管道的安全运行

  众所周之,我国球磨铸铁伸缩器是当之无愧的铸造大国,不仅铸铁、铸钢、铸铝等铸件产品的产量大,而且企业数量众多。球磨铸铁伸缩器分布在各地的铸造企业超过3万家,但大多不具备经济生产规模,年产超过10万吨铸件的企业。如此高的离散度,直接带来一系列严重后果,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铸铁伸缩器也称伸缩节、膨胀节、补偿器、伸缩接头。伸缩器在一定范围内可轴向伸缩,也能在一定的角度内克服管道对接不同轴向而产生的偏移,能极大的方便阀门管道的安装与拆卸,在管道允许伸缩量中可以伸缩,一旦越过其*伸缩量就起到限位,确保管道的安全运行。

  一是铸件产品质量差。由于我国的铸造企业规模普遍偏小,技术装备落后,自动化、数字化水平低,而且所用原料又大多为小高炉生产的生铁,本身品质就不高,或使用的废钢铁来源广泛,成分复杂,质量不稳定、不一致,再加上铸件产品不是铸造企业自己设计和开发的产品,而是按照用户需产的指定产品,产品具有多样性、小批量、常变化的特征,很难按统一标准进行规模化生产,不但增加了形态各异的冷型模具成本,而且形成了一个通病,即可以高废品率的存在,普通件一般在8%左右,复杂件约为15%左右,而发达国家铸件废品率只有2%左右。废品的居高不下,不仅增加了报废返工重熔再铸的能源材料消耗和时间成本,影响了机械加工工序的生产,而且夹杂气孔、砂眼等质量缺陷,也严重损伤了企业形象,非但不能通过进入国际市场的质量要求和检验标准,还降低了配套主机的质量性能。

  二是市场无序竞争加剧。由于铸造行业中低端产品严重过剩,市场早已饱和,而作为大工业门类的一个分支,铸造行业在某一专业产品领域所占的经济技术比例相对较小。譬如,我国的钢材年产已达5亿多吨,而足够全世界钢厂轧制钢材的轧辊使用量仅为70万吨。因此在产品技术标准及市场规范等方面很难引起重视。众多铸造企业为在十分有限的市场上获得空间,恶性竞争屡有发生。

  三是自主创新能力弱。在需求旺盛的市场条件下,我国铸造业经过前几年的粗放型增长,铸件产能虽然得到了大规模扩张,但企业投入的科研和产品开发费用却与之不成比例,因而造成普通、低端铸件产品严重过剩,大型铸件、精密铸件等高端产品相对短缺,一些超极造的大型铸锻件及精密铸造的关键零部件还需高价从国外购买。 同时,我国的工科院校自上世纪90年代后大多不再设有铸造专业,致使铸造企业中受过系统的基础和专业教育的工程技术人员较为稀缺,再加上规模普遍不大的铸造企业吸引人才、整合科技资源的能力不够,基础研究及原始创新、集成创新能力欠缺,不少铸造企业即使装备了先进的设备,也很难生产出*产品,研发出市场急需的新产品,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中难以摆脱被动地位。同时,我国的工科院校自上世纪90年代后大多不再设有铸造专业,致使铸造企业中受过系统的基础和专业教育的工程技术人员较为稀缺,再加上规模普遍不大的铸造企业吸引人才、整合科技资源的能力不够,基础研究及原始创新、集成创新能力欠缺,不少铸造企业即使装备了先进的设备,也很难生产出*产品,研发出市场急需的新产品,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中难以摆脱被动地位。